“谢谢王二哥。”盛思颜仰头甜甜一笑。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王氏探出头来,笑着道:“二柱,多谢你送思颜回来。”

王二哥笑着摆摆手,回自己家去了。

盛思颜乖乖跟着王氏进院门,然后洗漱,换上寝衣,爬上被王氏熏得暖烘烘的床,眼睛竟然马上就睁不开了。

真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啊……

盛思颜竟然睡了过去。

王氏本来有话要跟她说,见她睡了,只好作罢。

第二天,盛思颜起来之后,王氏才把她拉过来,道:“从今儿开始,娘教你识字,学医,你愿不愿意?”

盛思颜忙不迭地点头,“愿意愿意,当然愿意!”不过点完头,又想起来昨夜老村长说的想容女学,忙问道:“娘,我可不可以也去考想容女学?如果考上了,我白日里在学里上学,下午下学回来再跟娘学医,好么?”

“想容女学?”王氏皱了皱眉头,“那是什么东西?”

盛思颜就绘声绘色给王氏学了一遍,“……老村长说,是太后下的懿旨,由郑大奶奶出资,在大夏皇朝开办一百所想容女学,说是她妹妹郑想容的遗愿……”一边说,一边留神察看王氏的神色。

“啊,原来是郑想容……”王氏轻轻地啊了一声,脸上露出笑意,用手抚着盛思颜的头,道:“郑家二小姐可不得了,鼎鼎有名的大文豪。郑大奶奶还记着她这个早逝的妹子,也是一等一的厚道人。唉……”说完却叹了口气。

盛思颜很聪明地不去追究那声叹息,只逗着王氏说郑想容的事儿,“娘,那郑二小姐真这么厉害?”

“确实不同凡响呢。写的诗,作的文,那些大男人都赶不上她一个小姑娘,很给我们女人家长脸。”王氏一边说,一边给盛思颜舀一碗蛇羹粥,让她当早饭吃。

盛思颜坐下来,拿勺子漫不经心地舀了几口喂到嘴里,又问道:“那她为什么这么早就死了?这么聪明伶俐的人,一定很漂亮吧?娘你见过她吗?”

王氏也给自己盛了一碗黍米粥,刚摆出几碟咸菜,心思不在这上面,就漫不经心地道:“她啊,也是倒霉。一病不起,在病床上拖了一年就没了。若是盛家神农府还在,她不一定会死得这么早。我见过一次她本人,确实很漂亮,但是也很傲气,等闲不跟人说话的……”说完才醒悟过来,忍不住瞥了一眼盛思颜,见她低垂着头,似乎正在专心吃粥,才松了一口气,调转话头,“我们虽然姓盛,但是跟盛家并没有关系。你在外头,可不要跟人乱说话。”

盛思颜在心里做了鬼脸,对王氏的欲盖弥彰偷偷地笑,点了点头,“晓得的,娘,我不会乱说的。不过,那郑大奶奶不是盛家老爷子的关门弟子?她如何没有将郑二小姐治好呢?”

王氏倒是一点都没有怀疑,笑着道:“你当郑大奶奶是活菩萨,什么病都能治啊?——就算盛老爷子再世,治不好的病依然是治不好。你看盛家神农令,也只保证让盛老爷子出手救治一次,却不保证一定能治好。”

“哦。”盛思颜抬头看了看王氏,又想起一事,“我听王二哥说,那郑大奶奶和郑二小姐并不是同母所出,是什么意思啊?”

王氏喝一口粥,吃一口咸菜,将饭粒和菜蔬都咽尽了,才道:“郑大奶奶是郑老爷的原配嫡妻所出。郑二小姐是郑老爷的填房所出,所以她们不同母,但是都是嫡女。”

“原来是这样。”盛思颜疑惑顿解,好奇心也没有了。

毕竟不管是郑家,还是吴家,甚至连她们年年拜祭的盛家,都离她太远了。

盛思颜不喜欢想那么多,看那么远,她只要把每天的小日子过得高高兴兴、舒舒服服就好了。

吃过早饭,王氏开始教盛思颜识字,又考她背过的那些医书。

娘儿俩一个教,一个学,时光过得很快,一晃就到了下午。

王二哥过来敲门,大声道:“王大娘在家吗?”

王氏开门让他进来,见他手里拎着一个蛇筐,笑道:“又去捕蛇了?”

王二哥将蛇筐递给王氏,道:“下午下了学,就去山上看了看,正好看见两条发青的蝮蛇,想着思颜的眼睛虽然好了,但是到底曾经得过病,还是多用蛇胆补一补。”

王氏也是这样想的,也不跟他顶点小说气,笑着谢过他,就把蛇筐拿到厨房整治。

王二哥就来到堂屋,对盛思颜道:“思颜,你今儿没有出去?”

盛思颜笑道:“没有呢。昨天好累,今天在家养养。”

“真是个娇气的小丫头。”王二哥又拍拍她的头,然后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册子,放到盛思颜面前的桌子上,道:“这是我从官学里打听到的。据说八月份就要分年龄考女学的入学试,出题的大致范围都在这上面,不难,让王大娘帮你准备准备,一定能考上。”

“谢谢王二哥!”盛思颜眼前一亮,拽着王二哥的手使劲晃悠。

王二哥被她晃得眼前发晕,笑道:“好了好了,你好好学,我先回去了。不懂的地方,你也可以来问我。”

盛思颜再次郑重谢过,目送王二哥出去了。

晚上王氏看了看王二哥送来的东西,点头道:“还不错。就照这上面学吧,我也能省点儿心。”

盛思颜就投入了紧张的“复习备考”当中。

到了八月,刚满了六岁的盛思颜跟着从四邻八乡来的数百个女孩子一起去村头刚刚建起来的想容女学应考。

从年龄上看,她是最小的。

但是最后的考试结果却让人眼晕。

刚满六岁的盛思颜,考了整个学区的第一名!

当然,这个第一名不算什么,再考第一,她也得在想容女学混日子。不过她可以不在初级班混日子,可以直接去中级班,跟那些九、十岁的小姑娘一起上课。

盛思颜的这份答卷,按照规定,也送到了京城郑大奶奶案头。

凡是想容女学入学考试第一名的试卷,都要送到郑大奶奶那里,可以得到一份额外的奖金。

“盛—思—颜?”郑大奶奶默然看着那份试卷上写得有些歪歪扭扭的名字,在嘴里念了一遍,如同嚼了几千斤重的一个橄榄,余味无穷。

※※※

忘了更新,补上。祝高考的妹纸们心想事成、都得第一!

……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