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一天之后,盛思颜的眼睛就一日好似一日。

王氏再问她:“什么感觉?哪里不舒服?哪里舒服?眼睛今天怎样?能不能看见什么东西?”

她的答案也不再千篇一律,而是一日比一日变化大。

第一天。

“感觉好点了。娘,我能看见眼前有金色的小点点,那是什么啊?”

王氏一愣,看了看门外。——好像是太阳的光芒?

第二天。

“今天眼睛好痒啊,娘,给我揉揉……”

第三天。

“娘,天亮了吗?外面好亮的样子……”

王氏的笑容一日比一日更盛,心情也一日比一日更好。

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五年了,虽然花的时间长了点儿,她终于没有辜负盛家的列祖列宗,将这孩子的眼疾治好了!

到了第七天上头,王氏给盛思颜喂完早饭和药,正要照例问她那几个招牌问题,就见盛思颜长长的睫毛颤抖几下,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王氏不是没有见过盛思颜睁开眼睛的情形,可是这一次,却完全惊呆了。

王氏设想过很多种盛思颜眼疾痊愈时的景象,可是没有一次想到过是这样美妙。

只见盛思颜眸子上蒙着的那层如同雾霾一样的灰白色完全褪去,只看得见两粒如同黑曜石一般熠熠生光的眸子,在白得发出微蓝的眼仁上灵活闪耀!

什么“明眸善睐”、“巧笑倩兮”,什么“眉黛烟青”、“目盈秋水”,都不足以形容盛思颜双眸的璀璨!

看见这一双灵动婉转的眸子,绝对不会有任何人再认为这是一双盲女的眸子!

盛思颜又眨了眨眼,似乎在适应眼前光线的明灭变幻。

“娘,我看见你了!”盛思颜伸出雪白柔嫩的小手,捧住了王氏带着风霜的面庞,眼眸里柔柔的笑意,柔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王氏的眼泪簌簌而下,将面庞枕在盛思颜柔软的小手间,抽泣着道:“娘看见了,看见了,娘的小思颜,终于能拨云见日了……”

她抱着盛思颜狠狠哭了一场,然后又赶紧点了香烛,在心里默默祝祷:盛家的列祖列宗,你们可以瞑目了。盛家的威名不会在这片土地上断绝。盛家的姓氏更不会在这片土地上消失!

盛思颜跟着王氏向祖宗牌位磕头跪拜。

吃过早饭,王氏就将大门紧闭,说盛思颜生病了,暂时不让她出去。

盛思颜也知道王氏是为了她的眼疾不要有反复,暂时不让她出去。

王氏要仔细观察她眼睛复命的进度。

而且盛思颜看了一会儿亮处,确实觉得眼睛发酸,有些不舒服,就乖乖听了王氏的话,在家里静养。每日里在日光下不超过一个时辰。

隔壁的王二哥很是担心,悄悄来看过几次,都让王氏给劝回去了,说盛思颜的病情有反复,等开春就好了。

过年的时候,王家村的人都给王氏和盛思颜送来年货和吃食,母女俩过了个极丰盛的新年。

盛思颜在家里一直待到正月十五,她的眼睛完全适应了白日的日光,出去在院子里待一整天都不再觉得眼睛有酸涩流泪的感觉,王氏才宣布她的眼疾真的是痊愈了。

盛思颜很是高兴,也问王氏:“娘,我的眼睛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啊?”她其实就是好奇。

因为据她所知,这种先天性的眼疾(从胎里带来的),她在前世还从来没有听说能治好过。那时候可比现在的医学要发达得多呢……

王氏其实也不是很清楚,她只是含含糊糊地道:“盛家的药方确实厉害,就算你是胎里带来的眼疾,也是能治好的。”顿了顿,又告诉她:“你也不是第一个。那吴家的大小姐,也就是郑大奶奶的亲生女儿,也是有从胎里带来的眼疾,便被郑大奶奶治好了,而且只用了一年功夫。不像你娘我,用了五年功夫,才治好你。”

盛思颜听了忙道:“娘别这么说,我们家住在这小山村,要各种药还要去山里自己采,自己抓,哪里能跟要什么就有什么的财神吴家比呢?——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下,娘还能给我治好眼疾,娘的本事,比郑大奶奶只好不差呢!”

虽然有谄媚的成份,但是大致的理儿是不错的。

王氏再心知肚明,也忍不住心情好,伸手掐了掐盛思颜粉嫩嫣红的小脸蛋,笑着道:“咱们家的人都是笨嘴拙舌的,谁料到有了你,这一嘴跟倒了核桃车子的话,真不知随了谁!”

“肯定是随了我曾祖父,是吧?娘?娘不是说,曾祖父不仅医术高明,而且能说会道,当年在太学的时候,舌战群儒,连郑家老爷子那会子都说不过他!”盛思颜双手托腮,抬头看着王氏,笑眯眯地道。

王氏点点她的额头,“好了,就你记性好。我好像是两三年前只提过一次吧?那时候你才几岁?就记得这么清楚?在外面可注意点儿,别瞎说。——祸从口出知不知道?”

盛思颜用力点头,“我当然晓得。我比别人都明白这句话。”她笑嘻嘻地说着,便转了话题,道:“娘,今儿我可以出去了吧?”

“嗯,娘带你出去。今儿晚上村里有灯会,咱们出去逛逛,跟村里人打个招呼,就说,你的眼疾好了,多谢大家这些年的照料,也是时候咱们还这些村民的人情了。”王氏说着,拉着盛思颜去里屋,给她拿了一套衣衫换上。

到了天一黑,王家村的村道上便点燃了各种各样美丽的灯笼,照得一条街上如同游龙一般。

王家村的十五灯会是出了名的,四邻八乡的人都过来赏玩,跟赶集一样。

王氏带着打扮一新的盛思颜出了家门,来到街前的花灯底下。

隔壁的王二哥第一个发现了盛思颜和王氏,忙提着一个小兔子灯走过来,递到盛思颜手里,道:“思颜,你好久没有出来了,病好了没有?”

盛思颜点点头,抬头看着王二哥,使劲眨了眨眼,甜甜笑道:“我看见你了,王二哥!”

王二哥低头一看,顿时傻在那里。

只见以前他们熟悉的那对灰白色如同蒙着雾霾的眸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黑白分明的明眸,眼波柔柔地看着他,看得他心都要化了……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