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哦哦!郑大奶奶这么厉害啊!真是不得了。”盛思颜跟着起哄,小小的面庞笑得跟玫瑰花瓣一样炫目。

众人看得呆了,只听她话锋一转,又道:“但是我娘也很厉害。她说能把治好,就一定能把我治好。”

切!吹牛吧你就!

众小孩心里都鄙夷盛思颜说大话,面上当然跟着有些不屑一顾。

这些孩子还没有到可以隐藏自己心机的时候。

当然盛思颜看不见,他们就算满脸鄙夷的神色,她也不会知道罢了。

但是有人看见不高兴了。

王二哥弯腰将盛思颜抱起来,对村里的孩子们道:“思颜的娘亲王大娘确实很厉害。”然后瞪着那个最先跳出来的七八岁的小男孩道:“虎子,你去年出痘子,不就是王大娘给你治好的?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痛!咱们乡下人厚道,不做这种没良心的事!”

众小孩一想也对。

郑大奶奶有多厉害,他们只听刚才那个城里的表姐说起过,但是王大娘有多厉害,他们却是个个都体会过的。

这王家村自从五年前搬来了王大娘,他们村子里得病的人就少多了,便纷纷又改了话锋,附和盛思颜,“思颜说得对!咱们王大娘不比郑大奶奶差!郑大奶奶了不起啊?是盛家老爷子的徒弟,治不好才是要跳河呢……”

城里的表姐听了有些不快,但是转而一想,这些乡下孩子见过什么世面呢?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

再说盛思颜反正是个盲女,她帮着她娘说话,也是天经地义的,就笑着逗盛思颜:“你说得对。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自家东西总是最好的。小妹妹,你可要一辈子记着哦!”

这话乍听起来没什么出格的地方,但是听在大家耳朵里,怎么听怎么别扭。

纵然盛思颜生来就不喜欢在众人面前撕破脸,跟人硬扛,但是她也知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如果不想见,一棒敲破头!

盛思颜在心里嘿嘿一笑,脑袋转向刚才那城里表姐说话的方向,细声细气地问道:“表姐家在城里是大户人家吗?还能去大户人家做顶点小说行走,真是让思颜羡慕呢!”

城里的表姐听了盛思颜的话,心里很是熨帖,暗道这小娘子虽然年纪小,但着实是个识货的,就矜持着道:“我家不算大户人家,但是大户人家的女眷有事情,都会请我娘过去看一看,画个符,请个神什么的。你们不懂啦……”

盛思颜眨了眨灰白色的眸子,拍手笑道:“咦,那是不是就是师婆啊?你娘还会请神画符?!实在是太厉害了!太厉害了!——表姐,思颜好羡慕你哦!”满脸都是殷羡之意,完全让人想不到她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但是别的村孩可没盛思颜这些鬼主意,也没她委婉。

他们只知道,师婆便是三姑六婆中的一种,在大夏皇朝属下九流,比他们这些时代种田的庄稼人地位低多了。

“哦——!原来是三姑六婆啊!”

“看来住在京城,也不一定比咱们好哦!”

“表姐,你一定不能嫌弃你娘丑,也不能嫌弃你家穷,记住没?”众村孩大乐,也都纷纷跟着起哄,把刚才城里表姐说来挤兑盛思颜的话还了回去。

村人虽然淳朴厚道,但是好话歹话,善意恶意还是分得清的。

城里的表姐涨红了脸,没想到自己一不留神,就把自家的真实行当说出来了……

她家表妹也很惊讶,问道:“原来表姑是做这个啊?以前没有听你们说过啊?”

城里的表姐羞惭满脸,一甩大辫子,往村东跑去了。

众村孩跟着一哄而散。

王二哥笑着问盛思颜,“还要不要去逛逛?”

盛思颜点点头,从他身上挣下来,理直气壮地指着自己脚边的小刺猬,“我还要去遛遛阿财,它老吃不动,长得越发胖了。”

圆圆滚滚的小刺猬一脸无辜地蜷成一个小球,确实很胖的样子。

王二哥拍拍她的脑袋,笑了笑,温言道:“去吧,二哥在后头跟着你。走完一圈就回家吃饭。腊月里天冷,虽然有太阳,待久了也冷。”

盛思颜点点头,抖了抖阿财的绳子,“走吧,阿财,前面带路!”说着,跟在阿财后头往前走。

王二哥走在她身后,想着刚才的情形,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地方。

直到他将盛思颜送回家,自己也回到自己家吃晚饭的时候,才一拍脑袋,想起来白日里不对劲的地方。

原来他记起来,盛思颜用手指着她脚边偎着的阿财的时候,那手指的位置可是正正好好,一分不差啊!——跟以前胡乱指的时候完全不同。

王二哥一边想,一边偷偷笑起来。

他弟弟见他这幅样子,鄙夷道:“二哥,你是要娶媳妇了,乐傻了吧?”

“媳妇?什么媳妇?”王二哥立刻竖起耳朵反问。

“回神了?”他弟弟再撇了撇嘴,“村东头春妮家的表姐来了。咱娘去他家相看了,说是很不错的一个姑娘呢,要跟你说来做媳妇,你是不是知道了?”

“春妮的表姐?就是今天那个从京城里来的表姐?”王二哥漫不经心地问道。

王家爹娘也上桌吃饭,说起春妮表姐的情形,言辞之中十分满意。

王二哥摸了摸下巴,沉吟着问道:“他们说她家是做什么的吗?”

“说了,说是做小买卖的。”他娘给桌上的孩子们盛饭。

王二哥嘻嘻一笑,道:“做小买卖啊?我怎么今儿听说,她娘是师婆?三姑六婆的师婆啊!”

“啊?!这可是真的?你听谁说的?”他爹立刻放下筷子,严肃问道。

庄稼人讨媳妇,虽然没有大户人家慎重,但是身家清白是肯定的。

三姑六婆是下九流,又喜欢走门串户拣是非,家里娶一个进来,家宅不宁啊。

娶三姑六婆的男人,也都是下九流出身。

王二哥道:“听春妮表姐亲口说的。她娘经常去大户人家画符请神,这不是师婆是什么?”

他爹娘对视一眼,摇头道:“幸亏提前知道了。不然这亲事做了下来,以后要悔婚就不好了。我明儿就去回了春妮家,就说我们家高攀不上,让他们另找吧。”

春妮的表姐还不知道,就因为白日里她多了几句嘴,便损失了一门大好姻缘……

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盛思颜小盆友,早就把这件事忘光光了。她刚洗了药澡,坐在床上,靠在王氏胸前,听王氏给她念医书。

她虽然目不能视,但是记忆力非常好。这些东西,王氏念一遍,她就记得牢牢地。

王氏发现她有这个本事之后,就把家里的医书统统让盛思颜背下来,背完一本,就烧一本……

※※※※

新书期,更得不多,大家多多包涵……

……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