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承宗接过那块牌子,低头看了一看,心里一跳。——这是神农盛家的神农令!

立刻将那牌子紧紧攥住。转身的时候,手一滑,那牌子已经被他收起来了。

“神将大人,还追不追啊?”一个亲卫赶上来问道。

周承宗摇摇头,“你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吗?”

那亲卫摇头,看了看已经被烧成灰烬的第一个黑衣人,知道这条线索,算是断了。

刚才第二个黑衣人带着周怀轩跑得太快,而且因周承宗他们这边火把照得透亮,远一些的地方反而显得更黑。

黑衣人带着周怀轩融入到前方的夜色里,就一点踪影都看不见了。

王氏紧紧抱着盛思颜,低头仔细查看她有没有受伤,小声问她:“……那贼子有没有打你?”

盛思颜笑着将头摇得像拨浪鼓,“没有没有。怀轩哥哥很照顾我。”说完又问:“怀轩哥哥呢?”

其实刚才那黑衣人的说话声,盛思颜已经听见了,只是想确认一下。——眼睛看不见,终究还是不方便啊……

王氏飞快地睃了周承宗一眼,在心里暗暗叹息了一声,对盛思颜道:“周大公子,被那黑衣人抓走了。——咱们回去吧。这里跟我们无关。”

盛思颜对周怀轩的遭遇极是同情,闻言便转过头,睁着灰白色的眸子,对着刚才周承宗说话的方向道:“神将大人,怀轩哥哥是你儿子,你不能不管他啊。你这么厉害,快去救他吧!”

周承宗面沉如水,没搭理她,甚至看也不看盛思颜和王氏,自己袍袖一拂,大步往山下走去。

他的亲卫们互相对视一眼,也都微微地摇头,跟着周承宗下山去了。

大队的火把如同长蛇一样往山下行去。

王氏见状,忙抱着盛思颜跟在队伍后面下山。

到了山下,已经是凌晨时分,天边露出些微的鱼肚白。

王氏和盛思颜住在京城外的王家村,不用再进城了,便径直带着盛思颜回自己家。

周承宗带着亲卫回到神将府,就看见他的原配嫡妻冯氏满脸泪痕地迎上来,带着希翼问道:“轩儿呢?”

周承宗淡淡地道:“轩儿被……带走了。”只说了一句,再无二话。

冯氏如遭晴天霹雳,在当地立了一会儿,脸色由白转红,全身颤抖起来。

“被带走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们都说,那贼子在神农府前现了身,你明明追到了他,却为何又不及时追上去?!”冯氏看着周承宗云淡风轻的面容,心头更恨,本来不想那档子事,却又忍不住提了出来。

周承宗看了她一眼,吩咐下人,“扶夫人回内院去。这是外院,不是女人该来的地方。你们怎么做下人的?一点眼力价儿都没有。”说着,便走到自己里屋。

冯氏看着周承宗高大魁梧的背影,心里苦不堪言,但是不敢再说话,一下子瘫坐在外屋椅子上,捂着胸口喃喃地道:“被带走了?带到哪里去了?”说着就哭了起来,哽咽着道:“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你就忍心他被别人带走?那些人知不知道他有病?会不会照顾他?让他吃饱穿暖?——你这么厉害,怎会抓不到那些贼子?”

周承宗在里屋听见,无端端想起先前在山上,那个盲人小姑娘说得话,跟他自己的妻子如出一辙,不由心头更加烦闷。但是好在他多年在外征战,天生又镇定沉着,不至于被两句话都刺激得发作起来,只是置之不理,一个人坐在书桌前面,将那块黑衣人给他的神农令翻来覆去地查看。

他们周家跟神农盛家关系极好。

这块令牌,他看了很久,也看不出伪造的痕迹,那就是说,这块令牌是真的?

但是,那黑衣人手里怎会有盛家的令牌呢?

盛家被称为“神农”,当然是因为医术超群。当年夏家先祖起事,当然需要有懂医的人在身边辅助,不然战场上刀箭无眼,说不定哪一天就见阎王了。盛家的先祖当初就是夏家先祖的救命恩人,可以说,如果没有盛家,夏家先祖早就死在战场上,无法带领义军取得最后的胜利。

就像他们周家,被称为“神将”,就是因为他们周家历年来都出名将。从跟着夏家先祖打天下的周家先祖开始,周家就是将星云集,每一代都有特别能干的将才出现。

而神笔郑家,说的是他们家文豪辈出。当年跟着夏家先祖起事的郑家先祖,一篇“讨周桀檄”,名满天下,为夏家造反提前铺垫了莫大的声势。妙笔生花,横扫千军,一点都不比神将周家出的力要少。

想到盛家和郑家,周承宗不可避免地想起了神算吴家。

神算吴家,不是说他们算命很厉害,而是他们打算盘很厉害。当初跟着夏家先祖打天下的吴家先祖,曾经有个外号叫“金算盘”,是商人出身,不仅眼光独到,懂得如何囤积居奇,买定夏家先祖这支潜力股,而且更是当时的义军组织粮草、筹备兵饷,保证了后勤供应。

夏家立国之后,就封了他们四大家族为国公,世袭罔替,与夏室皇族共存亡。

可是这样被夏室皇族白纸黑字写在族志上,并且在皇室的宗祠里立有石碑的话,却在十年前被打破了。

十年前,那时候周承宗还在西北带兵打蛮族,为大夏开拓西边的国土。

就在那一年,大夏京城里面风云突变,皇帝陛下突然病重卧床,一直到现在都口不能言、目不能视,如同活死人一般。

太后震怒,临朝听政,将一直负责照料皇帝陛下身子的盛家老爷子凌迟处死,盛家一家大小锒铛入狱,三天之后就全家处斩。

盛家在大夏皇朝繁盛千年,宗房里旁支小房的人数倒是不少。

但是除了盛家本家嫡系之外,旁支小房是得不到盛家医术的传承的。因此在京城以外的盛家人,太后加恩不必与盛家嫡系同罪,也敕令地方官不得连坐族株,让举国上下都松了一口气。否则那真是一场恐怖的腥风血雨……

在京城的神农盛家,才是真正执大夏医术牛耳的翘楚。他们的神农堂,每个月都会有给穷人开义诊。而神农令,据说世上只有三块。两块被太后在抄家的时候收走,只有一块流落在外,应该就是他手上的这一块吧?

传说拿到盛家神农令的人,可以让盛家医术最高明的老爷子出手救治一次。

可是,盛家老爷子在十年前就被太后下令凌迟处死。这些人纵然有神农令又如何?难道还能让盛老爷子死而复生,帮他救治他的轩儿?

周承宗闭了闭眼,从来不流泪的硬汉子,眼角居然有些湿润。

……

王氏带着盛思颜和小刺猬阿财回到王家村,也是一路沉默。

回到家,她照例给盛思颜煮了一锅热水,里面加上治眼疾的各种药草,熬成一锅绿莹莹的药水,给盛思颜泡澡。

盛思颜察觉到王氏的情绪低落,也乖乖地不吵不闹,脱了衣裳进到药水里,闭着眼咬牙忍着。

那些药水很是烫热,将她白嫩的肌肤烫得发红,但是药气便顺着她的皮肤渗入到她的身子里面,希望能起些作用。

“你的眼睛一定能好。娘一定要治好你的眼睛。”王氏认真地道,转头拿着一本医书继续埋头苦读。

盛思颜嘻嘻一笑,甜嘴蜜舌地安慰王氏,“娘,您不用着急。我现下挺好的。虽然看不见,但是我耳朵比什么都灵敏,能听风辨位!跟有眼睛也没差别……”

王氏被她逗得噗嗤一声笑了,摇头道:“傻孩子,还听风辨位呢?你当你是神将大人啊!——快别贫嘴,泡你的药澡去。”

盛思颜“嗯”了一声,闭上眼睛,用王氏教她的吐纳法子,调理自己的气息。

这一次,她赫然发现,没过多久,她手掌虎口处被周怀轩咬过的两个牙印处发出一阵火烫,那股火辣辣的感觉一直顺着她的胳膊往上窜,很快来到她的眼部。这种刺激,就像是前世切洋葱的时候,眼睛被洋葱汁呛过的感觉,她只觉得眼睛里也跟着火辣辣的疼。——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渐渐地,她发现眼前的灰色光斑越来越多,竟有点像前世她在眼科医院看眼疾时,听医生讲过的眼部细胞感光能力恢复时的情形!

她的眼睛真的要痊愈了吗?!

……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