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怀轩将盛思颜一放到地上,盛思颜就醒了。

地上硬邦邦地,又那样冷,完全没有周怀轩温暖的怀抱那样舒服。

“怀轩哥哥?”盛思颜摸索着从地上坐起来,“怀轩哥哥?你在哪里?”

周怀轩听见盛思颜叫他,忍着剧痛回头,哑声道:“……你好好待在那边睡觉,我有事……”

他的声音隐忍中带着颤抖,盛思颜听得很担心,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摸索着爬过去。

一边爬一边轻声唤道:“怀轩哥哥……怀轩哥哥……你在哪里?”她张着无神的灰色眸子,看向前方。

夜色很黑,本来破庙里漆黑一片。

恰好这时有一点点月色透过破庙头顶的洞照了进来。

周怀轩看见月光照在盛思颜的小脸上,她的面容近乎透明,比月光还要皎洁。

“啊——!”周怀轩又低叫一声,死死抓住供桌的腿,全身不可遏止地抽搐起来。

盛思颜听到周怀轩那边的动静,忙向那边爬过去。

破庙里面并不大,虽然没有灯火,但是她反正眼睛看不见,白天黑夜对她来说没有差别。

盛思颜很快摸到周怀轩的腿,然后感受到他的抽搐,吃了一惊,继续向上,想拽着周怀轩的胳膊。

周怀轩抱着头在地上翻滚,将盛思颜推到一旁。

盛思颜咬咬牙,再次爬过来,这一次,她正好摸到周怀轩的脑袋。

顺着那头浓密的黑发,她的手摸索着来到周怀轩脸上。

她的小手缓缓在周怀轩脸上轻抚,感受到周怀轩脸上的动静,盛思颜也有些心惊肉跳。

这位周大公子,好像是癫痫症的来头啊……

想到癫痫症,盛思颜立刻不假思索地将自己的小手塞到周怀轩嘴里。

她记得前世家乡有个同事就有这种病,发作的时候,一定要往他嘴里塞个东西,不能让他在抽搐中咬断自己的舌头。

盛思颜目不能视,也没有时间去找什么小木棍,所以她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小手塞到周怀轩嘴里给他咬。

周怀轩已经发作到紧要关头,难以控制自己,便一口咬了下去。

如果盛思颜不把她的小手伸到他嘴里,周怀轩铁定会咬断自己的舌头……

但是盛思颜的小手代替了以往在家周怀轩发病时候咬的小木棍,自然也遭受了小木棍同样的命运。

“啊——!你真咬啊!你属狗的啊!臭怀轩!臭怀轩!我再也不理你了!”盛思颜痛得泪流满面,只感觉到自己小手的虎口像是被两颗尖利的虎牙咬开,鲜血哗哗地流了出来。

周怀轩尝到满嘴的血腥味儿,才从抽搐的疯癫中渐渐清醒过来。

他下意识咽了咽口水,居然不小心咽了几口血下去,顿时十分尴尬。

盛思颜虽然哭得厉害,但是并没有把手从周怀轩嘴里抽出来。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周怀轩渐渐平静下来,不再抽搐,也不再剧痛。他将盛思颜的小手从他嘴里缓缓退出来。

就着洁白的月光,周怀轩看见那只玉白圆润的小手掌的虎口之上,清清楚楚有两颗牙印。

他的牙印。

周怀轩很是不安,捧着盛思颜的小手吹了吹,哄她道:“不痛不痛,一点都不痛。”抬眼看见盛思颜这一次是真的哭了,完全不同白天的时候她装哭把那黑衣人吓跑时候的样子。

盛思颜听了周怀轩的话,气得忘了哭,怒道:“不痛?!你把手伸我嘴里让我咬一口试试!——不痛?!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周怀轩本来满心的内疚和伤感,可是听盛思颜这样说话,忍不住笑了,温言道:“好,好,等下我给你咬,行了吧?”

“说话算话啊!”盛思颜嘟嘟囔囔地爬过去,偎在周怀轩怀里。

周怀轩看着盛思颜手上的伤口很是内疚,从袖袋里拿出一块雪白的帕子给她细细包扎好。

盛思颜问他:“你不抽了?”

周怀轩默然,半晌点头:“不抽了。”说完又觉得奇怪,这一次,他好像好得挺快……

这些年来,他的病发作得一次比一次厉害,时间一次比一次长。而且就算熬过去了,他也要昏睡好几天。

这一次,却没过一盏茶的功夫就好了,而且他一点都没有像以前醒来全身酸软无力,反而精神百倍,觉得全身充满了用不完的力气。

这种感觉真奇怪……

周怀轩抱着盛思颜,发现她轻了许多。

也许是他长力气了?

盛思颜困意上涌,抱着周怀轩的脖子又睡着了。

见周怀轩动来动去不知道在做什么,盛思颜在睡梦中嘀咕,“泥垢了!”

周怀轩:“……”停了一会儿,到底对自己这种全身蓄满力气的感觉太过陌生,他忍不住要试一试。

想了半天,周怀轩的目光落在那根细细的金丝上。

那根金丝将他的腿和供桌的桌角绑在一起,非常的坚韧,用匕首砍都砍都砍不断。

周怀轩定定地看着那根金丝,伸手过去试着拽了拽,然后,用力一扯!

让他目瞪口呆地是,他真的将那根金丝扯成两截!

他用手扯断了那根用匕首也斩不断的金丝!

周怀轩激动起来,抱着盛思颜,一咕噜从地上站起来,在破庙里走动着活动筋骨。

这下好了,他可以马上下山了。

周怀轩顾不得想他为什么一下子从病弱十五年的少年,突然变成力大无穷的力士,只是一心享受着从来没有得到过的幸福时光。

他解开身上的袍子,将盛思颜严严实实裹在里面,就要往外走去。

就在这时,盛思颜突然醒了过来,茫然地睁着灰眸四下看了看,道:“我好像听见有人来了。”

周怀轩一愣,也停住脚步,侧耳倾听。

腊月里的山上,寒风呼啸,这破庙就跟个破风车一样,不断有各种狂风倒灌进来。

周怀轩却不再觉得寒冷刺骨,反而觉得那些寒风吹在身上很是舒服。

而且他的五官感觉也比刚才灵敏多了。

听盛思颜一说,他也觉察出不对。

确实有人上山,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咱们藏起来吧。”盛思颜不安地道。

周怀轩点点头,抱着盛思颜从破庙的窗口跳了出去,躲在破庙后头的阴影里面。

没过多久,那股人声越发近了。

盛思颜的耳朵突然动了动。

周怀轩看见了,愕然道:“你倒是挺有才。居然连耳朵都能动。”

盛思颜想白他一眼,可惜,她看不见,白错了方向……

周怀轩忍住笑,将盛思颜的小脑袋往他怀里塞,别让风吹到她。

可是盛思颜这时已经听出了那边的人声,惊喜地道:“是我娘!我娘来找我了!”

周怀轩更加惊讶,“你娘?你娘做什么的?”不会吧?这比他爹手下最强的斥候还给力啊!

盛思颜嘻嘻一笑,没有说实话。

因她看不见,又淘气,王氏担心她走丢了,就在她身上用了种药草配的香粉。她家的刺猬阿财最是对那种气味敏感。方圆数百里之内,只要闻到那种气味,就一定会带着王氏找到她。

“是我娘,还有阿财来了。”盛思颜重重点头。

周怀轩以为奇特,也不说话,静静地看着。

一群人从山坡那边爬了上来,声音越发清晰了。

周怀轩听见了自己爹爹的声音。

“你说他们在这里?——可是这里没人啊?”神将大人周承宗皱着眉头道。

他身后无数个兵士举着火把,将这一片地方照得如同白昼。

周怀轩心里一松。原来是盛思颜的娘亲带着自己爹爹找来了……

王氏抖了抖手里的绳子,指着绳子另一端拴着的小刺猬道:“我家阿财绝对不会错。它找到这里,我家颜儿就一定在这里。”

周承宗虎着脸,将手一挥,“给我搜!”

周怀轩和盛思颜同时叫出声来:

“爹!”

“娘!”

王氏和周承宗一起转头,看见一个青衣少年怀抱着一个小女孩从破庙后面的阴影里走出来。

王氏大喜,扑上去道:“颜儿,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盛思颜笑眯眯地道,顺着声音的方向扑到王氏怀里。

王氏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紧紧抱着盛思颜道:“咱们回家!回家!”

周承宗也对周怀轩点头,淡淡地道:“你没事吧?”

“没事。”周怀轩也淡然道。

两人之间太过彬彬有礼,都不像父子。

盛思颜看不见这一切,只是笑眯眯地向周怀轩招手:“怀轩哥哥,我回家了啊!”

周怀轩举起手,想向她告别,可是周怀轩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那黑衣人突然不知又从哪个方向窜出来,一把揪住周怀轩拖了回去,定睛看了看他现在的模样,顿时哈哈大笑道:“报应!报应!真是报应!”

周承宗一见那黑衣人顿时大怒,对周怀轩只来得及做了个手势,就举起长弓,将手里的箭连珠炮一样射过去!

周承宗的箭上燃着火,顿时将那黑衣人烧成火人。

周怀轩忙向旁边躲开,可是他没料到,那黑衣人似乎还有帮手。

他刚挪开,另一个黑衣人从斜刺里掠出,抓住他的后颈,如同拎着一片羽毛一样,往远方腾跃而去。

周承宗紧着要追。

那第二个黑衣人却往后扔了块牌子,丢到周承宗手里,一边叫道:“我们带你儿子去治病,你别不知好歹!”说着,余音袅袅,已经带着周怀轩消失在众人眼前。

※※※

终于过万字,要歇一歇。亲们,求个收藏、推荐票、pk票……

……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