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的无影手术灯在天花板上散发出清冷的光芒,洒在她的额头。那些灯看上去像太阳一样熠熠生光,其实一点温度都没有。

眼前能看见的地方,全是白的,铺天盖地,雪白一片。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子,脸上蒙着罩住半边脸的口罩,只露出一双温柔至极的眸子。

她那样看着她,柔得让人心尖子都要化掉了。

她好像听见她在说话,可是她说什么呢?她怎么也听不清楚……

盛思颜拼命想往前挣,想靠得近一些,想听清楚那个带着口罩的女子说得话。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那个女子就像隔着一道玻璃,她看得见她,却听不见她,也摸不着她。

再一努力,她全身一震,整个人就像是从高高的悬崖跳下来一样……摔醒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思颜,该起身了,太阳升得老高咯。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贪睡。”门外传来一个中年女子高亢有力的声音。

床上的盛思颜动了动,睁开眼睛。

眼前还是一片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像是被关在密封的黑匣子里,一丝光都透不进来。

盛思颜猛地眨了两下眼睛,又用力揉了揉,眼前那片黑暗才透进一丝暗灰色,像是没有正确感光的古老照片的底片一样。

“……又做这个梦了。看来,我的病还是没有治好啊。——虽然活了下来,可是眼睛却瞎了。”盛思颜嘴角浅笑,摸索着从床上坐起来,撑了个懒腰,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出身。

王氏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睁着一双灰白色、如同罩了一层阴霾的眸子,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前方出神。

五岁的盛思颜,是个盲童。

如果她不是盲女,长大之后,不知道会是怎样美貌呢……

王氏在心里感叹着,走过来轻声道:“思颜,睡好了?”

盛思颜转头看向声音的方向,朝王氏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嘴角露出两个浅浅的笑涡。

“娘,我饿了,要吃肉包子。”盛思颜扯着王氏的衣襟,柔柔地道,糯糯的小声音,让王氏的心都醉了,“好好好,今儿吃肉包子……山鸡肉包子,隔壁王二哥昨儿给你送来的野山鸡。”王氏忙道,将衣裳拿过来,给她穿上。

吃完早饭,王氏将几碗蒸菜放到食盒里装好了,又给盛思颜梳好头,绑上两根青色缎带,换上一身青色土布衣裳,道:“思颜,咱们今天要进城拜祭,早些走,可以早些回来。”

盛思颜乖乖应了,拉着王氏的手,跟她一起走上进城的大路。

她们住在城郊,走到城里,要花半天的功夫。

盛思颜眼睛看不见,耳朵却很灵敏。她一路跟着王氏走过来,听着渐渐鼎盛起来的人声,知道应该是到了城里了。

这个城,不是一般的城,而是大夏朝的京城。

盛思颜知道,每年腊月初八,王氏都要带着她来京城里的神农府前拜祭。

一般来说,拜祭,应该去乡间城外的陵墓前。王氏为什么要反其道而行之,跑到繁华的京城来拜祭,这个谜,一直藏在盛思颜心里面。她默默疑惑,但是感觉到王氏心情不好,不敢做声,低下头跟着王氏往前走。

没过多久,王氏停了下来。

她带着伤感看向远方,那里座落着一座巍峨的府邸,高耸的云台,参天的巨木,峥嵘轩峻的殿台楼阁,蓊蔚洇润的藤萝花石,仿佛还能看见穿着得体的丫鬟婆子在里面穿梭来去,小姐夫人浅笑着在抄手游廊下行走,所过之处,环佩叮咚,香风阵阵……

一阵风吹来,她眼前的景象立刻烟消云散,只留下一地沉寂。

都过去了,当初的钟鸣鼎食、繁华热闹,就像一阵过眼云烟一样,都过去了。

她的眼角渐渐湿润了。

盛思颜感觉到王氏的伤感,更是大气都不敢出,只能一动不动站在她身边,紧紧拉着她的手,生怕走散了。

这可是在繁华的京城,不是在安静的乡间。一旦走散,她担心再也见不到娘亲了。

王氏握着盛思颜的手,往那座府邸前走去。

转过街角,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旧场地。

王氏一愣。

这神农府前往日里只有普通百姓拿着自家的饭菜和简易的香烛过来祭拜,今天却多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人。

在这座巍峨的府邸前面,已经摆上了一个长长的香案,一个身穿银灰色短襦和同色长裙的女子,正肃穆立在案前拜祭。她身后两排穿着齐整的丫鬟婆子,如雁翅般立在左右,簇拥着她。

王氏也怔住了。

十年了,整整十年了,除了他们这些老百姓以外,也有别人来拜祭神农府了吗?

“那是谁啊?那衣裳真好看,太阳一照,就能看见好多不同的花色。”

“还有头上的五凤挂珠钗,那珠子颗颗有小手指头那么大,一颗能抵咱们那块儿十家人的家产吧?”

“切,你真是没见识。那是神算吴家的少奶奶,穿得戴得能不是最好吗?而且她也是神农府盛国公最得意的关门弟子,神笔郑家的嫡长女郑大奶奶!——你不知道她一手医术出神入化吗?!连宫里的太后娘娘几次晕厥,都是她一手救活的。咱们大夏朝这十年来,真是多亏了太后娘娘在位,才能风调雨顺啊!”

“唉,这神农府的盛老爷子当初坏了事,全家被杀,这位郑大奶奶那会子还是姑娘,没有出嫁,就去太后面前跪了三天三夜,也没能救回盛家老小。这么多年,除了咱们这些当初受过盛家神农堂恩惠的老百姓,哪里有官儿敢来祭拜神农盛家?——这位郑大奶奶能来,还真是担了不少干系呢。”

前来拜祭的普通民众叽叽喳喳,交头接耳说着小话。

盛思颜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她知道这大夏皇朝除了夏姓皇族之外,还有四大神府,其实是四大国公府,是这个皇朝的顶梁柱。

因这四大国公府的主子早年一身技艺出神入化,就被老百姓在前面冠了个“神”字,尊称他们为神将周、神算吴、神笔郑和神农盛。——其实也就是比一般普通人要出色一点点的技术人才而已,也敢称“神”?

盛思颜在心里默默吐槽。

王氏看着前面那个背影高挑端庄的女子,很是感激地擦了擦眼角,拉着盛思颜跪了下来,将食盒里面的饭菜摆出来,又拿出自己买的香烛,插在神农府前面的地面上,埋头祭拜。

“拦住他!拦住他!那人掳走了神将周府的大公子!——给我拦住他!”

突然之间,从他们身后传来一阵怒吼,还有扑通扑通的脚步声、奔跑声,如潮水般往他们这边涌过来。

盛思颜还没来得及回过神,就发现自己被人从背后拎了起来,然后如同腾云驾雾般飞上高处。

“娘!娘!娘你在哪里?!”盛思颜惊慌地叫起来,双手双脚在空中连踢带打,却依然悬在半空中。她本就眼盲,目不视物,更看不见背后是谁抓着她。

“颜儿!颜儿!——求求大爷发发散心!小妇人只有这一个女儿,生下来就是瞎子,您不要抓她,要抓就抓我吧!”王氏大惊,哭喊着追了过去。

只见一个身穿黑衣头戴黑斗篷的人立在神农府的高墙之上,一手持剑,一手抓着盛思颜,冷冷地站在那里,斜睨着下方。

“贱人!你跑不了了!——现身!”有人骑着骏马,从街道拐角缓缓走来。

那人身穿金色盔甲,头上的头盔更是将半边脸都遮住了。坐在马上,他身材高大魁梧,手里的长戬更是黑黢黢的,乃是玄铁所造,据说重逾千斤!

“神将大人!是神将大人!”周围的老百姓顿时欢呼起来,纷纷又跪了下来,向他磕头。

神将周大人,名承宗,字续之,智勇无双,当年扫荡四方叛逆,为大夏皇朝开疆拓土,立下不世功勋。

没想到,今日却在神农府前见到他的真容。

这些人恨不得趴在地上把他当神一样敬。

周承宗面色稍缓,微微点头,“这里危险,大家退下吧。”

他的话一出,那些老百姓如听佛语纶音,立刻如潮水般退下,连神农府前面刚才用来祭拜的饭碗和香烛食篮都顾不得收拾。

只有王氏和那个郑大奶奶还留在那里。

周承宗举起胳膊,“弓箭手,预备!”

无数穿着护心铁甲的兵士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手里举着黑沉沉的弓弩,对准立在高墙上的黑衣人。

那黑衣人已经是前后左右四面受敌,插翅也难逃了。

“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你把我儿子交出来,我饶你一命不死。”周承宗冷冷说道。他是大夏皇朝世袭罔替的护国公,被黎民百姓尊称为“神将大人”。他的话,跟圣旨比都差不离,也是一言九鼎。

那人听了,却桀桀怪笑道:“你做梦!”说着,一手将手里的剑舞得如同风车一般,另一手挥舞着手里的小女孩,将自己全身护得严严实实。

盛思颜就觉得自己又坐上了前世最讨厌的云霄飞车,在不断翻滚中颠簸来去,翻得她都要吐出来了。而且她也听得清楚,她背后这个杀千刀的贱人居然要用自己做挡箭牌!

贱人贱人死贱人!临死还要拖垫背!

盛思颜一边在心里咒骂,一边哭得更加凄惨,听得王氏的心都揪了起来,忙过来给周承宗磕头:“大人!大人!莫要放箭啊!我女儿在他手里呢!”

周承宗没有说话,漠然看向高墙上站着的黑衣人。

一个兵士走过来,二话不说,一军棍下去,将王氏打得晕了过去。

“瞄准!”周承宗又要下令。

“住手。”这一次,是站在那条案前面的郑大奶奶发话了。她转过身,静静地看着周承宗。她的目光温柔至极,无论是谁看见这双眸子,都会觉得心尖子都要柔得化掉了。

※※※※

手痒开了新书,会不定时更新,求个收藏、pk票啥的。谢谢各位亲~~~

……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